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的撕婚时代

195.殷谌(完)

我的撕婚时代 男神iphone酱 4562 2022-11-20 17:16

  我绕过殷谌进门,他斜了我一眼没有说话,我进去坐在他的沙发上,他也随之坐在我的身旁,我按捺住心里的紧张,说:“在德国我问过殷先生一个问题,就是可不可以亲吻一下殷先生。”

   殷谌接道:“唐突的话。”

   我笑了笑说:“以前那些话是太过于唐突,我现在回想起来也不知道自己那天是怎么了,总觉得心很拔撩,殷先生,你是不是大我七岁?”

   “嗯,你出生那年我七岁。”

   “我出生?我出生的时候殷先生见过我?”

   他淡淡的说:“嗯,有过一面之缘。”

   “哦,我记得殷真叔叔说过你的母亲和我的父亲是朋友,所以见过我应该也实属正常。”

   提到他的母亲,殷谌沉默了。

   我想了想又说:“殷谌,我现在还想问你,可不可以给我吻一下,你不吃亏的,你大我七岁,对你来说我还是小姑娘,你……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生怕你拒绝我,我这样是不是很没羞没臊。”

   “容诺,我允你。”

   殷谌允我的意思是……我靠近他,伸手抓住他的手臂,可就在碰触他的那一刻,我的心里很颤抖,我和他就好像穿过了什么光阴似的终于重聚,就好像我长这么大终于做了一件正确的事。

   殷谌的眸光还是那么的湛明,还是那么的冷漠,我轻轻的靠近,把唇瓣落在他的薄唇上,那一刻,不知怎么的,我不由自主的喊了,“玉瑾哥哥。”

   我贪恋他的温度,伸手紧紧的抱住他,他却忽而伸手,用大掌揉了揉我的脑袋说:“好了。”

   他在警告我,适可而止。

   我眼神慌乱的望着他,突然起身离开了这儿,像逃一般,因为我从他的眼眸中看到了冷漠。

   殷谌是不太喜欢我的。

   我从殷谌的公寓逃跑然后买了回瑞士的机票,回到瑞士两个月,我都没有再见过殷谌。

   他也从没联系过我。

   不过他应该知道我对他的心思,不然我不会亲吻他的,但他像盛戚一样,从我的世界中消失了。

   我想,他可能是真的不太喜欢我。

   我失落的离开瑞士又回到了爱尔兰,我在爱尔兰购买了一套公寓,打算暂时在那儿定居。

   我尝试着出去找工作,但都没有人要我,我只得给殷真叔叔打了电话,殷真叔叔给我找了份轻松地工作,我发现从小到大,只要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我都会找殷真叔叔,也只有他会帮我隐瞒着母亲。

   在工作的期间我接到容许的电话,他让我回瑞士,他说他给我介绍男朋友,上等货。

   我呸了一声就挂断电话。

   以为挑货呢?还上等货!

   在爱尔兰的日子过的很轻松,但是会经常想起殷谌那个男人,我想联系他也没有方式。

   我想起了他那天那句,我的联系方式只给配偶,这句话可以感受的到他是一个很严谨的男人。

   严谨的殷谌,喜欢一个人会是什么样的?!

   我无法想象,我也想象不了。

   不过在爱尔兰待的越久,我越想念殷谌,想念他曾经在德国,每到节日就出现在我身边的场景。

   虽然那个时候喜欢的是他人,但是只要他在身边我就感觉到安心,真是一个神奇的人呐。

   这天下班的时候我突然接到我父亲的电话,他问我,“等等,你是不是在和殷谌联系?”

   “爸爸为什么这样说?”

   父亲顿了顿解释说:“我发现他在查你的下落,我说以前,他查过德国,查过A市,查过爱尔兰。”

   殷谌,一直都在接近我。

   那他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?!

   “爸爸,等等喜欢他。”

   “从你向我打听他的时候我就猜到了,等等,小的时候你们在一起待过一段时间,不过那时你还小,能记着这件事的恐怕也只有殷谌自己了。”

   “爸爸的意思是?”

   “等等,爸爸以前喜欢你妈妈的时候,也总是查她呃呃下落,但是从来不敢接近她,只会远远的看着,或许殷谌,他对你也是这样的心思。”

   一切,都是父亲的猜测。

   “那爸爸喜欢他吗?听说他抢了爸爸很多的东西,听说他是一个冷血残酷的男人。”

   “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。”

   “爸爸……”

   “等等,这是年轻人的时代。”

   父亲解了我很多的困惑,让我也安了心,我开始利用黑客技术查殷谌的位置,却发现他……

   殷谌就在爱尔兰。

   我想起父亲的话心里开始狂跳不止,也困惑,他倘若对我有心思的话,为什么要拒绝我。

   我突然想起他那天的,“容诺,我允你。”

   他这是答应我了吗?!

   难道这就是他的答案?

   我一直都在胡思乱想,直到……直到我在公寓楼下再一次遇到殷谌,他穿着黑色的毛衣以及黑色的风衣,目光淡然处之的望着我。

   这次我堂堂正正的笑话他说:“殷谌,倘若你对我没有一点歪心思,干嘛每次都出现在我的身边。”

   “容诺。”

   他喊我。

   我挑眉,“嗯?”

   “我可以给你,我的联系方式。”

   他的联系方式……

   “你不是只会给你配偶吗?”

   “容诺,我收回一句话。”

   我疑惑的问:“什么话?”

   “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。”

   “殷谌,你在说我笨。”

   闻言殷谌没有接我的话,他偏头看了眼远处的暗淡风景,郑重的语气说:“容诺,我这一生都在做准备,为了能够让自己配的上你而做准备。”

   “可……我并不优秀。”

   “容诺,在二十三年前的那天,我就暗自发誓,无论你以后长成什么样,无论你优秀与否,我都只认定你,为了这个信念,我离开了母亲离开了家族,只为自己能够配的上你,毕竟,你是叶湛的女儿。想要娶你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。”

   “殷谌,你喜欢了我23年……”

   “容诺,我暗恋你,二十三年。”

   容诺,我暗恋你。

   二十三个春夏秋冬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